刘少奇在安源的反腐倡廉
2013-02-20 14:15:0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打印【纠错】

   

  1924年,刘少奇(第三排右二站立者)同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工人补习学校教职员工合影

  1922年9月安源大罢工胜利后,安源工运和俱乐部建设蓬勃发展,少数工人干部中开始出现官僚习气和腐败行为,刘少奇果断领导和开展了一系列反腐败的实践活动,保证了安源工运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最早的反腐实践者之一,开创了我党反腐倡廉的历史先河,为中共五大中央监察委员会的成立提供了最初的实践基础。同时,刘少奇以身作则,亲身垂范,留下了很多佳话。

  一、八月整顿

  1922年9月至1923年7月,是安源工运中的腐败问题和作风不正问题的突出表现时期。官僚主义习气渐盛,主任团各主任到后来都有点官僚的态度,对工友很少细心和悦,一些由各工作处工人推选的工人代表,出现了轻视工人、脱离工人的风气;一些经济管理机构不认真履行职责,导致工作秩序出现混乱。1923年上半年合作社发生了服务股经理陈梅生久欠公款千余元等腐败问题。针对种种官僚和腐败现象,刘少奇1923年8月20日撰写的《对俱乐部过去的批评和将来的计划》一文中首先拿起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武器,对自己进行毫不留情的自我批评,认为自己“做事精神不好,过于审慎,平时对工友的交际和谈说,都表现一种不愿意的懒散态度……”刘少奇除了对各部门和工人代表“普遍的错误点”进行直率的批评教育,还着重批评“合作社开办仅数月,三换总经理,以致社内事权和经济不能统一,各股单独进行,弄成一种无政府状态。”通过刘少奇倡导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大家深刻挖掘了自己的错误,彼此互相帮助,认识有了极大提高,思想基本上统一起来,俱乐部领导层一致同意对不良行为和腐化现象进行毫不留情的批评和斗争。于是开始了著名的1923年“八月整顿”。

  “八月整顿”的第一步实际行动是“力改前非,保持前日团结的精神”。针对已发生的几起侵吞公款、谋取私利的事件,俱乐部在握实查证后,形成决议,作出处理,并及时向广大工人群众报告。查处的突出案例有:(1)合作社第二任总经理易礼容挥霍公款案。易礼容借得公款千余元,以到湖南长沙等地购物为由,挥霍一空。俱乐部得知后,组织专人将其缉拿回安源,关押在俱乐部讲演大厅的暗室中,以儆效尤。(2)合作社服务股经理陈梅生侵欠和挪用千余元公款案。安源地委、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对此案做出了处罚决定,上报中共湘区区委。湘区区委于1924年上半年将此件以湘区报告附件的形式上报中央,被中央收为5月中央扩大执委会文件之一。1924年12月,俱乐部最高代表会议做出处理决定:“将陈梅生房屋用具封存。暂限半月缴欠款五百元。”干事会报告第二项的第四条决定:“陈梅生准予辞服务股经理”。(3)对其他挪用和欠公款者作出相应处理,其中包括对某些有影响的负责人。1924年8月中旬,俱乐部最高代表会报告决议事项第十九条决定:“朱少连欠合作社款,内以二百元作为交际费,余额限即日归还,否则每月将工资扣还五十元。李隆郅(即李立三)欠合作社洋一百三十元,内以一百元作为赠送,三十元作为暂借。此外私人欠款在二十元以内者,分两月清还;十元以内,一月内须清还。”对于这些处理决定,李立三、朱少连都坚决服从,心悦诚服地接受处理。(4)对严重违反俱乐部章程和纪律的工人,经教育仍无改悔者,做出开除部籍的处理。1923年上半年,矿局桥梁处有140多名工人受聘于一桥梁建设工程,合同规定工程竣工后,他们应散去,但少数工人在竣工后仍要求继续做工,聚众俱乐部闹事半月之久,甚至以死相要挟。对此,俱乐部召开第53次最高代表会议,做出开除桥梁处部员部籍的决定。还以此为例,教育广大部员要巩固团体,服从大局,遵规守纪。在刘少奇的强力推进下,八月整顿取得了预期的效果。

作者:  编辑:后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