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怜的父亲哇”帅气又英勇!
2013-08-21 15:48:00
来源:海南日报
【字号:  】【打印【纠错】

   

  王国才讲述父亲王定江英勇奋斗的一生。

   

  王定江留下的遗墨。

   

  王定江当年作为地下联络员的联络信物“世界和平”。

  王国才到27岁时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光荣的革命烈士。自此,他开始了漫漫的“寻父”之路,不停地搜集历史材料、寻访知情人,在起义记录里关于父亲的寥寥数字和知情人的只言片语中一点一滴地还原父亲的形象。

  一张革命烈士证明书,被仔细装裱在相框中,端正地摆在书桌前,一尘不染;一块写着生辰八字的命牌黝黑,被摩挲得十分光润;一片铅片上铭刻着“世界和平”与一颗五角星,像被打磨过一样锃亮发光,毫无锈迹。这3件小小的物件,寄托了王国才对父亲王定江无限的追思与怀念。

  “这份革命烈士证明书,是民政部在1989年颁发给我父亲的。这块命牌是我出生的时候,父亲给我亲手刻写的。这个小铅片,是父亲当年作为地下联络员的联络信物。这几件就是父亲留给我的所有了。”王国才用手拂了拂相框,把木牌与铅片小心地收好。

  1岁半的王国才曾亲历父亲遇害现场。对此,年幼的他并没有什么印象。27岁时王国才从他人口中得知自己的父亲王定江,是曾参与、领导过白沙起义的英烈。如今71岁的王国才一一摊开自己大半辈子搜集来的材料,向记者讲述父亲的故事。

作者:  编辑:李笑林